启动维权“三驾马车” 北上广设知识产权法院

发稿时间:2015/1/21 10:00:21  来源: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12月16日,位于广州市萝岗区开创大道2662号的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正式成立,开始在广东省内跨行政区域管辖,审理除深圳之外受理的相关案件。

  此前,全国首家知识产权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于11月6日正式挂牌,一个月来已接待来电、来访800余人次,受理案件220余件。

  按照今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的决定》,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也将于本月成立。届时,北上广三地知识产权法院将成为启动全国知识产权法律维权破冰之旅的“三驾马车”。

  开启体制变革之窗

  “一个月来,我们受理的220多个案件呈现出‘行政案件多、涉外案件多、技术难度高’等特点,其中不乏涉及‘微信’、‘陌陌’等引发关注的商标案件。”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立案庭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国人知识产权维权意识正在增强,今年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相关案件已达1万件。正是越来越多的知识产权纠纷催生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成立。尽管目前立案数量暂时还未达到北京一中院的“火爆”程度,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立案庭已经做好迎接“大考”的准备,正在着手进行统一立案标准的工作,同时探索建立保障诉讼当事人诉权的各项机制。

  业内专家介绍,北上广三地的知识产权法院模式不尽相同。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为正局级中级法院;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为副局级单位,与上海中院合署办公;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则不定级。按照有关规定,相关案件管辖分为“属地管辖、跨区域管辖、专属管辖”三个类别。

  例如,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目前只审理北京地区的知识产权案件,北京地区以外的案件还是由地方法院负责管辖。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则可跨区域管辖,对广东省内的部分案件享有一审管辖权,同时,该院对广东省内基层法院对部分知识产权案件作出一审裁定、判决后的上诉案件,享有二审管辖权。

  “现阶段,知识产权审判模式中还存在诸多问题。‘三审合一’模式显现出的问题只有通过设立专门的知识产权法院才可能很好地得到解决。”北京市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合伙人王成刚介绍,2008年6月,国务院发布的《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提出,要“研究设置统一受理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的专门知识产权法庭”,“三审合一”的审判模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逐步推行。

  截至2013年年底,我国已有7个高级法院、74个中级法院和80个基层法院开展了知识产权“三审合一”审判模式的试点工作。尽管其优势凸显,但近年来的实践也显现出一些问题,如可能会导致行政与司法保护“双轨制”的冲突,容易混淆现行相关法律对地域管辖和级别管辖的规定,容易造成与现行诉讼制度的衔接问题,容易导致知识产权司法审判秩序混乱等。“这些问题需要依靠司法系统内的体制机制改革创新来解决,而知识产权法院的建立则能够从根本上缓解这种模式带来的问题。”王成刚说。

  布局要考虑地区均衡

  “知识产权法院的设立的确是司法领域的一次破冰壮举。”北京市长济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朝阳认为,随着知识产权权利人法律意识不断提高,过去几年设立的集民事、行政、刑事案件于一体的知识产权法庭,受理案件数量将会急剧增加,最终会不堪重负,审理法官在公平与效率方面很难达到平衡。同时,知识产权法庭并非在全国各个法院都有设立,因此在知识产权权利人诉讼权利保护方面并不均衡,有违司法原则。相比而言,北上广设立的知识产权法院进行了更进一步的探索。

  成都高新区法院于2009年年底成立了知识产权审判庭,庭长杨芬明显感觉到,5年来该院知识产权案件收案数量呈明显上升趋势。“从我们法院的实践经验来看,知识产权法庭是相关人民法院下的一个审判业务庭,知识产权法院较之法庭,在人、财、物的配备上具有更大独立性和更充分的资源保障,有利于提高知识产权的司法保护水平和专业化程度,也有利于相关知识产权司法延伸工作更深入开展。”杨芬说。

  “四川省知识产权案件数量增长明显、案件类型新颖复杂等情况也需要知识产权专门法院的设立。”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谢商华介绍,目前,四川省21个中级法院均设立了知识产权审判庭,现有审判人员156名,均为本科以上学历,其中硕士85人、博士6人,这为在四川设立知识产权法院提供了基础。他建议相关部门能考虑在地处西部中心地带的成都也建立跨省级行政区划的中级知识产权专门法院,隶属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其后勤财务、纪检监察等职能可以由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统一管理和行使,但在人事安排、机构设置和案件审判等方面应具有独立性。

  “眼下,知识产权法院刚刚开始‘试水’,就其‘前身’来说,知识产权法庭的设置在全国也还不够普遍。”联瑞集团董事、知识产权法律专家尹琦介绍,在全国不少中小城市的区县,甚至很多市级法院都还没有知识产权法庭,知识产权案件集中在部分大中城市审理,管辖知识产权特别是专利案件集中在部分城市的中级以上法院审理,不像普通民事案件,区、县、市等都有审理机构。此外,审理知识产权案件的法院人员素质也有待提高。

  改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今年10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文要求知识产权法院的法官必须具有四级高级法官任职资格、6年以上审判经验、普通高校法律专业本科或以上学历以及较强的主持庭审及撰写裁判文书能力。这些要求与现行法院组织法、法官法相比,更高、更严、更具体。

  据了解,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机构实行扁平化审理,各审判庭一律不设副庭长,突出主审法官、合议庭主体地位;法官通过遴选委员会从北京三级法院的优秀知识产权法官中遴选产生。首批法官91%为研究生以上学历,从事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年限平均达10年,且近5年人均承办案件数达438.5件。其中还包含一个全新的岗位——技术调查官,他们将为法官裁判案件提供专业技术意见。

  从管辖体制的“试水”到法官遴选委员会的出现,再到技术调查官的引入,知识产权法院正在探索中前行。但另一方面,知识产权的维权之争还显现出诸多薄弱点。

  杨芬发现不少企业知识产权诉讼能力不强,当事人诉讼基本知识欠缺,收集、固定证据能力差,临时禁令、诉前保全、诉讼保全等临时措施适用不足。此外,公众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视程度还不够,在未涉及诉讼的情况下,通常不会花费时间、精力主动了解、学习与知识产权有关的知识。

  中国技术交易所总裁郭书贵介绍,该所在技术交易尤其是专利技术交易过程中也会遇到一些交易纠纷和专利侵权问题。一方面源于交易双方在对标的确权、交易过程的义务履行、对标的物的专业判断等方面还有欠缺;另一方面,在涉及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也存在针对知识产权特性的制度性安排。

  新加坡专利信息服务商PatSnap智慧芽公司首席专利分析师贾郡介绍,专利诉讼是一项门槛很高的诉讼业务,涉及技术、法律、证据提取、赔偿计算等众多细致繁琐的工作。从政府对专利诉讼的容忍程度到社会和市场的舆论反映,从法院审理的适用标准到诉讼程序的具体操作,从律师/代理人团队的专业能力到搜证质证的难度估计,还有太多不确定因素。

  据悉,今年9月揭牌成立的上海自贸区知识产权局,以及明年1月1日正式运行的上海浦东知识产权局,均将“试水”集专利、商标、版权行政管理与综合执法“三合一”新体系,将有望对30年来“条块分割、多头执法、执法力量分配不均”等九龙治水的局面展开新的实践和探索。